Welcome to hg0088注册-老品牌,值得信赖! > 皇冠代理网 > 香港和国际社会的知名度越来越高

香港和国际社会的知名度越来越高

来源:hg0088 发表时间:2018-05-13 09:56
  近日有媒体报道,前NBA湖人队中锋安德鲁-拜纳姆曾与中国香港联赛甲二组的球队建龙队商讨加盟事项,但双方最终未能达成一致。身为前NBA全明星球员及总冠军戒指得主,年仅30岁的拜纳姆沦落到这般田地令人叹息。而此次拒绝他的中国香港联赛,究竟是何等光景?
  30岁拜纳姆真废了,连香港二级联赛都打不了,那算啥?乔丹当年也再次受过冷落
  竞技水平落后:“香港邓肯”闯荡CBA境遇比同周琦NBA之行
  提起香港,更多人想到的是“东方明珠”和国际金融之都的光环,而香港篮球却相对陌生,只剩下些片断式的记忆。早在2002-03赛季,曾有一支名为“香港飞龙”的球队登陆CBA联赛,当时队中只有吕楚威和虞兴海这两名来自香港本土的球员。球队只打了一年CBA、取得常规赛1胜25负的糟糕战绩,便因为资金问题宣布解散,成了CBA联赛中的匆匆过客。这次参赛经历也验证了香港篮球的人才匮乏和实力孱弱。
  就在香港飞龙参加CBA的同一年,同样参加CBA联赛的新浪狮队阵中,拥有来自香港篮球的射手潘志豪,他在CBA也仅征战了一年;时光来到2010-11赛季,身高仅1米68、人称“香港艾弗森”的罗意庭只身闯荡CBA联赛,他在福建和江苏2支球队先后效力五年。尽管是当时中国香港男篮水平最顶尖的选手,但罗意庭在CBA期间的最佳表现,不过是赛季场均5.3分2.1篮板1.9助攻;而上赛季以探花秀身份加盟CBA浙江队的“香港邓肯”惠龙儿,场均数据也不过2.5分2.8个篮板。他的处境与如今的周琦在NBA以及火箭队的地位极其相似,中国香港篮球的发展水平由此不难窥知。
  去年11月23日,中国香港队在与中国男篮红队进行的男篮世预赛交手中,以52分的悬殊分差败北。惠龙儿是这支中国香港队中唯一的职业球员,其余11人在生活中都有自己不同的职业,连主教练安庆健都是一名公务员。尽管绝大多数人不过是业余球员身份,但出乎很多人意料的是——尽管竞技水平有限,香港篮球却拥有完整的联赛体系。
  联赛体系完备:男篮联赛分三级,杯赛、学生联赛一应俱全
  早在1954年,香港篮球联赛就由香港篮球总会所创建,男篮分为分为甲一组、甲二组及乙组三个级别,女子组则分为甲组及乙组两个级别比赛。其中男篮甲一组拥有南华、永伦等8支球队,甲二组也有包括建龙在内的8支队伍,乙组则共有18支球队;女篮甲组8队、乙组16队。然而这些球队几乎全部是业余球队,队员在结束正职工作后见缝插针打打联赛,其水平可想而知。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及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代表团一行。双方围绕建立川港合作机制、提升川港全方位交流合作水平深入交换意见,达成广泛共识。
  会见中,彭清华简要介绍了四川省情、汶川特大地震灾区灾后恢复重建和川港交流合作有关情况,代表省委、省政府欢迎林郑月娥率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代表团来川出席川港高层会晤暨川港合作会议第一次会议和“5·12”汶川特大地震十周年纪念活动,感谢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和香港社会各界对四川经济社会发展、灾后恢复重建给予的大力支持。彭清华说,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和中央政府坚定不移贯彻落实“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方针和基本法,坚定不移支持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和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依法施政,坚定不移维护香港繁荣稳定,香港各项事业取得长足进步,对外交往日益活跃,国际影响进一步扩大。
  彭清华说,近年来,四川与香港在高层互访、经贸合作、民间交往、人文交流等各领域合作日益密切。希望双方积极对接“一带一路”建设、长江经济带发展、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等国家战略,在“9+2”泛珠三角区域合作机制和川港合作会议机制框架下,进一步加强川港政府间交流,深化经贸、投资、教育、科技、文化、旅游等领域合作,促进人员往来特别是青年交往,不断开创川港全方位合作新局面;希望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一如既往关注四川、支持四川,引导更多国际知名企业、商(协)会、科研机构、高等院校来川合作发展,为更多四川企业“走出去”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和国际产能合作牵线搭桥;希望香港有关方面和企业,积极参与四川新型城镇化建设、重大基础设施建设、产业转型升级、农业农村改革、脱贫攻坚等,实现携手发展、互利共赢。
  林郑月娥表示,近年来四川经济社会发展取得显著成绩,在香港和国际社会的知名度越来越高。港川政府间和民间交往频繁,重点领域合作务实推进,尤其是援建凝聚和升华了两地人民友谊,为进一步深化合作奠定了坚实基础。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将积极参与四川经济社会发展、保障改善民生、对外开放合作、产业转型升级,把香港的资金、技术、管理优势与四川的资源优势、市场优势、发展潜力结合起来,不断提升港川合作水平。
  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政务司司长张建宗、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有关部门负责人、香港知名商(协)会负责人,省领导邓小刚、范锐平、王宁、田向利、黄建发、朱鹤新参加会见。 在香港的旧区老巷,上了年头的“冰室”是区内居民最爱光顾的去处。双色相间的格子地砖,天花板上的旧式吊扇,冷气机发出嗡嗡声,空气中茶香和奶香交织……狭小的卡位中,点上一份菠萝油和一杯红豆冰,听着街坊或谈天阔论或家长里短,平日繁忙的生活节奏在这方天地间就慢了下来。
  香港的“冰室”文化由来已久。早在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冰室就慢慢流行起来。当时的中上环地区,集中了大量欧美人群,香港饮食文化因此受洋化影响,饮咖啡、喝下午茶的习惯日渐兴起。然而,对于普通市民,一顿“奢侈”的下午茶远在消费能力之外,于是各类售卖咖啡、三明治等的平民化餐厅——“冰室”应运而生。
  由于早期的“冰室”大多持“小食牌照”,因此只能售卖些诸如西多士、菠萝油、红豆冰、柠檬茶等无需明火烹制的小吃;随着冰室慢慢改持“普通食肆牌照”,越来越多的“茶餐厅”由此出现,干炒牛河、火腿煎蛋等一系列美食开始加入了港人的日常食品名单。
  灵活的香港人,海纳百川地接收着来自各地的文化,又将精髓融汇一炉,打造出独特的“港式文化”。在饮食上即可见一斑。从模仿到创造,如今的“冰室”已经成为不少到港游客“打卡”的必去之地,点上一杯红豆冰,将一小块黄油化在裹了蛋液的多士上,满满咬下去,是地道香港滋味。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