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州市乾元国学研究网 > 精品课程 > 全球互联网这一巨大机会

全球互联网这一巨大机会

来源:hg0088 发表时间:2019-05-16 09:39
   全球互联网这一巨大机会,从事云端服务的公司不可能放过。“福布斯富豪榜”首位、亚马逊公司首席执行官杰夫·贝索斯稍早时间发布了名为“凯珀”的项目:将借助旗下太空企业——蓝色起源公司,发射3236颗卫星,提供覆盖全球绝大多数人口的高速互联网服务。
  据每日太空网日前报道称,一网公司(OneWeb)也正筹备今年在美国佛罗里达州启动新项目,内容惊人,要“平均日造两颗卫星”,预计到2021年将600多颗联网服务卫星投入运营。
  “钢铁侠”埃隆·马斯克旗下的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同样活跃,“星链”项目将总计发射1.2万颗在不同纬度轨道运行的卫星。去年3月,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已批准了SpaceX的项目。
  这些是互联网卫星网络竞技场上的主角。但除此之外,其实还有更多正在筹备、资金较少或尚未定义的同类项目——据美国北方天空研究公司高级分析师沙贡·萨奇德瓦预计,大多数公司将会死亡。
  6日至9日在美国华盛顿召开的“2019国际卫星展会”上,来自该行业的专业人士担心发生资本和技术的双重屠杀——诸如贝索斯等巨头,将凭借强硬的技术和资金底子,以极低的价格碾压竞争对手,而其他人无招架之力。 在很多人看来,互联网企业的基因就是To C,在To B市场玩不转。于是,在云计算领域,便有了以阿里云、腾讯云、金山云等为代表的互联网系云厂商更擅长偏To C的公有云,而不擅长与传统行业相融合这类偏To B应用的论调;不仅如此,传统IT企业更擅长To B应用,而做不好公有云的论调也大有市场。
  事实上,这两种观点都有失偏颇。相对于过去十几年的发展来说,云计算进入一个新的阶段,云计算的客户主体、主体需求、服务模式也发生变化,政企市场更成为云计算的主战场。
  互联网系云厂商也在积极开拓企业级市场,并用自己在各行各业的实践为自己证言:企业的基因会随着自身的不断成长和市场环境的变化而改变,融合互联网思维模式做 To B业务成为当下的创新模式。
  中国云如何开启赶超模式?
  来自IDC的数据显示,预计2019年全球公共云服务和基础设施支出将达到2100亿美元,比2018年增长23.8%;而Gartner最新发布数据也显示,2019年全球公共云服务市场将达到近2120亿美元,比2018年美元增长16.2%,2023年总市场规模将达到3700亿美元。
  业界两大权威机构的数据,显示出当下云计算市场的繁荣景象,就中国公有云市场而言,相比于欧美市场,目前仍处于“发展中”阶段,这也意味着在市场拓展和技术创新上还有很大空间可供发掘,中国市场有很强的潜力来加速自身的成长。
  2018年,我国数字经济规模达到31.3万亿元,占GDP比重为34.8%,超过三分之一。如此庞大的数字经济规模,得益于各行各业数字化转型的加速,而数字化转型所带来的企业上云,也催生了云计算新一轮的繁荣。
  有潜力只是个好的开头,要迎头赶上还需要选对发展道路。如何找准创新方向?互联网企业已经纷纷提前布局,尤其在去年下半年开始加速,中国互联网巨头不约而同地对组织架构进行调整,其目标只有一个:进军企业市场!
  去年9月30日,腾讯率先新成立的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锁定To B业务;紧接着在11月26日,阿里巴巴也将阿里云事业群升级为阿里云智能事业群;随后的12月18日百度智能云事业部(ACU)则升级为智能云事业群组(ACG),同时承载AI to B和云业务的发展。
  在这场赛道上,金山云2017年开始企业级市场的率先布局,历经人才引进、产品打磨、深入企业级客户市场的场景等更耕耘,一直快于行业平均增速的能力。
  从5月14日金山软件发布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来看,金山软件第一季度营收达到17.27亿元。其中,金山云营收达到8.39亿元,同比增长100%,远超同期52%的行业平均增速,占金山软件营收比重持续提升至49%。金山云自2018年初全力开拓金融、政务、医疗、制造等企业级市场后,过去四个季度同比增速为54%、68%、81%、100%,取得惊人的增速意味着金山云布局企业级市场大获成功。
  快速重回三位数增长,金山云不断打破公有云格局,在IDC最新发布的《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2018下半年)跟踪》报告显示,在2018年下半年中国公有云IaaS市场上,金山云继续位列中国互联网云厂商前三,这也同时意味着,在过去三年间,阿里云、腾讯云、金山云一直稳居中国互联网云厂商前三。
  怎样将潜力转化为战力?
  在工信部印发的《推动企业上云实施指南(2018-2020年)》中提出,到2020年,行业企业上云意识和积极性明显提高,上云比例和应用深度显著提升,云计算在企业生产、经营、管理中的应用广泛普及,全国新增上云企业100万家,形成典型标杆应用案例100个以上,形成一批有影响力、带动力的云平台和企业上云体验中心。
  云服务按需付费的模式,打破了过去传统的IT模式,其生命力更强,在传统行业,一大批创新型的CIO,既懂技术也懂趋势,希望通过云计算新技术来推动行业变革,以金融、政府、制造、教育为代表的传统行业企业客户上云速度明显加快。
  在金融行业,过去部署云计算的机构大多是大中型金融机构,但到了2018年,越来越多的中小型金融机构也开始寻求通过云计算技术的应用,推动产品和服务的创新。(相比较其他行业,金融机构在与云计算厂商合作时,往往把安全合规放在第一要素。)
  在政府行业,近几年智慧城市的建设热潮也让政务云发展进入全新阶段,两者在云基础设施上的融合,也进一步释放了集约化价值,IaaS、PaaS、SaaS等云计算的不同层面,都已经渗透到了政务云建设中。
  这仅是两个行业的变化,企业上云浪潮开启,将潜力化为战力,离不开对中国市场和用户的深入发掘,在客户驱动下加快技术创新迭代速度。
  比如阿里云智能将加大行业战略性投入,聚焦新零售、新金融和数字政府。腾讯云同样也在加大在各行各业的布局,并覆盖了游戏、金融、政务、教育等多个行业。
  2018年,金山云在超速发展的时刻决定调整方向,全力进入企业级市场,以新技术融合引领企业数字化转型。
  金山云企业级市场的的破局从金融行业开始,提供从云架构规划、云架构建设以及运营端到端的行业解决方案,并实现了与头部金融机构的垂直纵深的合作做好以“云”为基石的新金融机构、新金融业态的平台支撑,助其金融场景、金融服务在云端生根发芽。
  有了金融行业这个破发点,金山云继而全力开拓政务、医疗、制造等行业,将创新技术普惠应用,用智能的基础架构和技术平台加速去支撑各行业的新应用,带动收入增速持续强劲增长。
  耕耘ToB市场有没有致胜奇招?
  对于走上差异化道路的云服务提供商而言,围绕企业用户创造新的用户价值,在耕耘ToB市场中,有没有可以致胜的“奇招”?
  在IDC报告中,金山云一直是中国公有云市场的前三甲,在市场发展中保持超速增长的竞争力有三个层面。
  一是融合互联网思维模式做To B业务。这是金山云DNA,一方面在业务上既覆盖游戏和视频云等互联网业务,同时又布局金融、政务、医疗、制造等企业级市场;另一方面,金山云也在通过融合互联网发展思维服务企业级客户,为客户提供源源不断的增值服务,全程陪伴客户数字化转型。
  二是技术创新将云服务做到极致。新型态云服务模式就是把一些需要最新技术支持,且部署困难、运维复杂、不便共享的产品或解决方案加以服务化和云化。
  比如金山云推出的集群托管服务KMR(Kingsoft MapReduce)基于Hadoop、Spark等计算框架,可以方便用户快速构建数据分析集群、处理海量数据。对于用户来说,在公有云上,企业既能享受到先进数据分析技术带来的快感,又无需再为其平台和应用的构建及维护耗费精力。由于实现了各项云服务的端到端集成,金山云可以为用户提供延伸服务,与其他产品整合也使用户的运营成本更低。
  现在金山云以公有云技术为基础,不断探索新技术如边缘计算、区块链、AI、物联网与云计算的融合,帮助客户获得以更高效率,更低成本数字化转型的能力。
  三是管理创新加速发展。相比阿里云等巨头,金山云的快速发展主要来自管理模式上的技术人才+行业人才组合的管理模式。
  除了内部人才培养之外,金山云采取“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的管理策略,吸引了大量来自IBM等服务传统行业转型的专业人才,这种新技术研发人才和行业专业人才的结合的人才结合模式,也成为金山云加速发展的动力之一。
  正如美国管理大师Noel Tichy所说,每个企业都可以比喻为一种活的非自然生物体,与生物一样有自己的遗传基因;正是这个基因,决定了企业的基本稳定形态和发展、乃至变异的种种特征。
  眼下,中国的云计算市场的格局稳定中蕴藏着变数,金山云根据现有业务基础和特点进行布局,围绕各行业需求,通过更创新、更多样化的公有云服务发展路径细化云服务类型,根据不同行业用户的需求进行定制,这将成为其差异化竞争的优势和底气所在,也将成为未来云计算领域的新兴力量。自世界首富杰夫·贝索斯透露,要将3236颗卫星送入轨道并在全球范围内提供高速互联网这一计划后,“焦虑”已经进入整个太空行业。专业人士深表担心,他们认为将发生资源碾压战,巨头们凭借强大的资本实力以极低的价格“粉碎”竞争对手,而其他人无招架之力,行业内的大多数企业将因此被无情淘汰。
  
  铱星通信公司首席执行官马特·德希表示:“杰夫·贝索斯有足够的实力让其他人失业。”
  铱星公司曾有过悲惨的破产经历——该公司在20世纪90年代推出了一款卫星电话——砖头一样,售价3000美元,通话费为每分钟3美元,销售状况十分凄凉。
  但铱星公司重启后追上互联网卫星的大潮,现已组建成了“卫星星座”,以66颗卫星向全球机构用户提供非宽带网络服务,覆盖船舶、飞机、军队、商业场合。
  “投资卫星互联网,动辄花费数十亿美元,花了那么多钱却踏错一步,会给整个行业带来至少10年‘寒冬期’。”德希表示,他看到这一行业的后来者正在涌入,他希望这些企业有能好的结果,而“不会像我们一样耗费了30年才成功”。
  卫星互联网服务至少5至10年之内并不会普及,沙贡·萨奇德瓦称,这就意味着,企业将面临最大的挑战就是“熬过前几年——你必须投入所有的资本,但却无法获得足够的收入来维持你的生存”。
  大多数结局恐不理想,最终能有“大概两家”企业留在市场上,萨奇德瓦预测。
  而身为巨头,亚马逊也并非笑傲卫星互联网市场。它有它的困难,作为这一行业内刚刚起步者,尴尬地面临着没有太多频段使用权的问题。
  它的卫星发射运营商Telesat表示,由于“迟到”,他们已经落后于形势了。
  不过,人人都看得到,亚马逊集团拥有强大的IT基础设施用于支撑它的卫星网络建设,自家的太空企业蓝色起源则可以确保卫星发射费用非常有竞争力。这一支撑,或也是杰夫·贝索斯每年肯对蓝色起源投资至少10亿美元的动力。
  在卫星展会的小组讨论上,一网公司首席财务官托马斯·韦恩承认,只要亚马逊是认真的,卫星互联网他们将做的非常好。
相关文章
  • 下一篇:没有了
推荐新闻